相信自己,产后失眠与抑郁总会过去的

小E姐 2017-06-26

症状:
产后焦虑、抑郁,睡眠差6个月。

性格、生活状态:
直接、强势、急脾气,自我为中心,有点儿OCD。

之前从没睡不好过,即使值个大夜班,第二天下了班,倒头就能睡。

搬家到瑞典后,从紧张的医生职业当中松懈下来,确实懒散了太多。

过程: 2016年9月份生小孩后,生活状态变化大,和帮忙的公婆之间出现各种矛盾。

我基本没坐月子,对自己身体恢复的恢复能力产生了强烈怀疑。产后身体恢复需要过程,但抚养孩子是立刻马上的任务,疲劳感逐渐加重,信心崩塌、自我怀疑,进而怀疑到要孩子的理由,占用自己大量时间、精力,有什么意义?!

中间还穿插着搬家、抗生素治疗的副反应、常规检查等杂事。

所以产后头3个月,脾气暴躁,看谁都不顺眼。先生很体贴,为了让我多休息,他承担了大部分照看孩子的事情,公公婆婆也会来帮忙。但是我的情绪并没有疏解。
2017年1月份开始,连续两个长夜失眠。虽然接下来也能睡着,但是多梦、浅眠,所有睡眠障碍的症状全来了。

白天黑夜不停的焦虑,接着还出现了抑郁状态,——对什么都没兴趣,看着小孩也没了情绪,了无生趣。

img

求助:

我觉着靠自己是解决不了问题了,同时也相信瑞典精神科医生的职业操守。

所以我即刻联系家庭医生,当天转诊到新父母的精神科和成人精神科。

经历了2次近3个小时的评估,确定出现产后抑郁,但不需吃药,通过谈话疏导。

接着就开始了连续2个月每周1次的谈话治疗,我和先生带着小孩一起去,确实有效。

后续我转诊到了教授如何带娃的诊所。那期间也和医生谈到睡觉的问题,也看到了睡吧的一些文章,但是那会儿的心思全在如何重新建立崩塌的信心上,而且晚上也不是全然睡不着,所以也就没再多想睡眠问题。

事实上,当心理问题解决后,浅眠、多梦的问题开始浮上水面。

按我的性格,这就足以开始焦虑。
5月初,我又连续失眠了两宿,彻底变得担心夜晚的到来,开始挪床的位置、换枕头、换被子,换屋子,开始恐慌,开始怀疑自己的身体健康状况……有天夜里又睡不着,又一次起来换被子的时候,惊觉:我在干嘛?这不就是正在精心培育自己的失眠吗?!从那天开始,真正下定决心要按照睡吧和医生的建议来调整生活。
到现在,快2个月时间,晚上准时11点睡觉,早上5点30分起床,入睡不再是件恐怖的事情,梦也少了。如果到睡觉时间,的确不想睡觉或者半夜醒过来没了困意,就起来做些事情,比如看书,收拾孩子的玩具房,准备明天的早餐……其实,这不是回归过去的生活,而是找到新的平衡。

img

改变:
清醒的对待自己,不欺骗、不逃避,承认自己出现问题,明确问题出在哪里。

我的症结在于抑郁、失眠后,关注自我过多,有意无意的培育负面情绪的滋长,严重忽略周遭,一度包括小孩。

失眠是会引起焦虑、恐慌,无法避免那就不避免,无法不想那就想,但是第二天的生活必须如常,即使带着焦虑,也要做我该做的事情。

开始的时候,很痛苦,思绪时不时就会落到负面想法上,比如晚上又睡不着可怎么办,生病了怎么办,小孩怎么办……这个时候需要忍耐、承受,继续要做的事情,不要停下来。

渐渐的,就会发现焦虑、恐惧依旧会来,但是,来就来了,这些都是稀松平常事,只是感受而已。

img

行动:

光和医生聊天、看睡吧的文章,光承认问题,但不落实到行动上,那真的一点儿用处也没有。我做了几样事情:

1:即使负面情绪缠身,也不要放弃做母亲的责任,喂养、陪伴、玩耍,一样都不要少。不要抱怨自己辛苦,新父母都是这么辛苦过来的,为何到了我这里,这就变成了个问题?!

2:在家带孩子会比较单调,这个时候更要在有限的时间、范围内照顾好自己。我开始买花布置房间;开始和先生周末时外出吃早午饭;……“父母和孩子不是连在通气管两端的气球,此消彼长;而是套在一起的两个气球,照顾好自己,就是照顾好小孩。”我的医生如是说。

3:按照组长的方法,实打实的、不打折扣的提高睡眠效率,不要蒙骗自己,也不要心急。我晚上不再捧着ipad不放,捡起之前未读完的书,认真的阅读。到点儿自然而然的入睡。

4:坚持运动。我重新开始停了的瑜伽课,每周三次,上最难的ashtanga和power yoga。即使带小孩累的不想动,也强迫自己去上瑜伽课。等真到了教室,一堂课上下来大汗淋漓之后,身心愉悦。

5:每天反省自己的所作所为,久而久之,变成了习惯,常常自省的人,才会过好每一天,善待每一个人。发现冥想是个发现内心、自省的好方法。虽然现在不太有时间做冥想,但还是找时间听一听冥想的课程,真有醍醐灌顶的感觉。

即使开始是为了改善睡眠才做上述那些也没关系,其实这是个蜕变过程。变成习惯以后,就不会觉得做这些只是为了睡觉。

img

最后,啰嗦几句关于产后妈妈看精神科医生的问题。我在国内是做医生这行,也有同学是精神科医生,他们有他们的无奈。

但是如果一个医生靠一次时间不长的问诊,就下诊断,进而开药,我也不禁要怀疑这个医生的职业操守。卖药的吧?!

所以,就精神科来说,慎重就医。我的精神科医生,第一次见到我,说了这么一段话,大概翻译成中文,“你一定要相信我的职业操守、信赖我。我会慎重建议用药,同时,你也要知道,语言的力量是强大的。所以,现在开始,我要你毫无保留的阐述你的感受、想法,即使是可怕的、邪恶的。只有这样,我才能确实有效的帮助你。” 我的医生全程对我没有任何安慰,永远在问我问题,问到我无言以对,问到我深刻的反省自己。

而对于我的问题,她永远有答案,告诉我回家以后立刻按她的方案整改。

我的感觉就像是迷失在大雾里,她一路拽着我头也不回的往前走,最终大雾消散、阳光出现。

对我来说,我的几位医生的作用是巨大的。

但更重要的是,我要改变现状的决心和恒心,如果不付诸于行动、不坚持,再好的医生也是白搭。

PS,因为我住在瑞典,先生和我一共有14个月的产假,而且小朋友1岁就进幼儿园,所以和国内产后妈妈的情况会有些不同,但是殊途同归吧,核心还是在自己,不纠结,积极的生活。对了,补充一点,我没有母乳,而且我家小孩6个月开始就断了夜奶,所以我可以在现在这个时候,按照组长的方法来改善睡眠。

img


有用
捐助睡吧

睡吧有你更温暖

捐助睡吧
关注睡吧公众号
关注睡吧公众号

© 2010-2020 睡吧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