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康复的路上并回顾我这一年经过的浑浑噩噩

久违的星空 2019-08-24

要说追溯失眠的根源,现在看来:我拥有一个敏感多虑,追求完美的性格。非常注视自己的健康,一点点小事都会让我自己心塞不已。平时面对生活,我不允许自己出错,并且尝试控制一切,在为人处世中逐渐养成了一种狭隘的态度。以这样的态度审视和对待睡眠这个“求之不得,顺其自然反将至”的本能时,我只可能在失眠的泥沼中越陷越深!

img

01

回到2018年4月,在商学院教室里听课的我突然感到呼吸不过来,有一种要憋死过去的感觉。这种感觉瞬间被我自己放大,“是不是的心脏病了?” “是不是要中风晕倒?” 接踵而来的是无边的恐惧,生怕自己在众人面前出丑。于是再也坐不住的我冲出了教室,而奇怪的本能反应不是奔去医院,而是一路小跑的回了家。在回家的路上这种恐惧慢慢平静 但是脑子中“心脏出了问题”的想法却一直挥之不去,当晚就没有睡着。

第二天清晨,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去医院就诊,医生做了一些基础检查,就轻描淡写的告诉我“你很健康“并且将我打发回了家。我以为这件事就这么结束了,可是远远没想到的是,我在接下来几个月内又发生两次同样的“惊恐发作”并逐渐在躯体上感觉到更加严重的症状。胃痛,不消化,喉咙处有哽咽感。我一度害怕自己得了胃癌,食管癌之类的不治之症,于是四处求医问药,甚至到了去找消化科医生做胃镜的地步。当胃镜检查报告出来,医生告诉我一切正常时,我似乎有感觉到一丝宽慰,觉得自己的病总算是告一段落,生活又开始有了信心和希望。

02

2018年8月,在一次感冒鼻子喉咙发炎持续两周后,我突然感到天旋地转,肚子里翻江倒海的感觉并且加上强烈的眩晕一下子把心底里那份最令自己害怕的恐惧又一下子又带了出来。不幸的是,我这次是真病了。在看了好几个耳鼻喉科大夫和进行一系列的检查之后,大夫初步确诊为前庭神经炎,并且在右耳后乳突骨内发现一囊肿。与此同时,我的右耳出现了搏动性耳鸣,每当夜深人静躺在床上时,总能在右耳中听到像B超探头一般的血液湍流的声音。

img

这次病倒似乎成了我焦虑神经症开挂的导火索。每天被头晕困扰的我开始陷入到无尽的害怕和焦虑之中。与此同时,自己的生活又在经历毕业,搬家,开始全新的工作,买房,装修,管理租客。生活上的琐事,再加上楼上租客日夜不分的影响和自己敏感的性格与狭隘的生活态度让我开始留意身体上每一个感受。在2019年初经历了倒时差睡不着的我失眠大爆发。从睡着睡着被强烈的快速心跳惊醒,到逐渐恐惧睡眠,害怕到卧室里睡觉,我把自己曾经感觉最温暖,最甜美的床铺活生生变成了一个自己的身体与灵魂对抗的血腥战场。与此同时,强烈的恐病心理让我在白天头晕目眩,心律不齐。在工作与生活上,我也逐步封闭自己,减少与同事,朋友的交流。与家人的对话也成天停留在自己的“病”和失眠中。

03

2019 年3月,我意识到自己可能患上了焦虑症,于是找了家庭医生和精神科医生咨询。西医“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策略无非是开出了各种安眠药和抗焦虑的药片。而我这个喜欢钻死胡同的人却又跟药物的副作用与成瘾性杠上。对副作用和“药瘾” 的恐惧让我纠结万分。我把美国在市和即将问世的安眠药研究了个透彻,不惜花重金购买所谓全无成瘾性的日本新安眠药,而这换来的却只是一两晚的安睡,和第二天起床后的一脑子浆糊感和强烈的抑郁。在这段时间我一度怀疑自己又得上了抑郁症,因为头天晚上的没睡好和挣扎,在第二天头昏眼花,对任何东西提不起兴趣。

为了睡眠,我试了不下 5种不同类型的安眠/镇静药物和无数种保健品。可是没有一种能够真正让我摆脱失眠这个恶魔,反而让我更加关注失眠。与此同时,我进行了一系列的各种身体检查。对于一个不到30岁的人,心脏彩超,平板试验,甲状腺检查,全脑核磁共振, CT, 脑动、静脉核磁共振造影,能做的都做了,就差没把自己开膛破肚,里里外外的翻个一遍。但是除了右乳突骨中的那个囊肿(搏动性耳鸣可能也是囊肿传导血流的声音),没有发现别的任何异常。

04

求医问药的同时,经朋友和家庭医生的点拨,让我知道了心理咨询这个服务。我很幸运的找到了一位合拍的心理咨询师。这位老者有着极具安抚性的嗓音,其曾经从美国移民委内瑞拉又搬回美国的,现在每年去中国教授心理学,对中国社会有一定了解。这样的跨文化,社会背景让我们很快进入了以后一次咨询的节奏。我们从儿时经历的一些伤痛谈到我在出国读书,工作,生活;经受西方文化洗礼和试图融入西方社会时所经历的一些未被很好消化和处理的心理事件。

在这五个月中,我也积极的阅读有关焦虑的自助书籍,逐渐认识到躯体上的症状是源自于心理上的一些症结驱使。同时,我也认识到焦虑症结一个核心:这些看似可怕并且跟我自己强烈恐惧感的症状并不值得一提,他们就像一堆顽皮的小魔鬼,你越是害怕,越是跟他们对抗,他们还击得的越猛。**反倒是你不怎么把他们当回事之后,他们便会自知无趣地慢慢消退**。

img

在经历了近5个月心理咨询之后,我对自己的一些错误的认识和欠妥的心性有了一些系统的认识。文章一开始我对自己失眠,焦虑的心理根源的剖析便是我这段时间的最大收获。

05

在一个月前,我的睡眠经历一个有突破性的改善,竟然连续三周能够每天安睡7-8个小时。可随之而来的是对这种安睡状态的极度渴望,我就像对待一个襁褓中的婴儿一样,对自己好不容易习得的睡眠百般呵护,不愿意让任何人,任何事接近,并且打扰她。不出意料, 现在我又开始失眠了。只不过我似乎有些明白了,自己的睡眠是可以找回的,并且理性的纵观这大半年的失眠史,通晚不睡的日子可能不超过一个礼拜。大部分时间虽然入睡困难,我都能妥妥滴睡5-6个钟头。

几天前,我开始阅读睡吧上面的各种经历和分享。似乎发现自己应该是在朝一个正确的方向缓慢的前行。我害怕睡不好第二天又会头晕抑郁,而睡吧分享告诉我,睡不好本身并不会产生太多的症状,恰恰是一晚自己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挣扎能够催生出无限恐惧与绝望。这些负性情绪让身心俱疲,才进一步产生了消极情绪和躯体症状。这似乎在心理咨询以外给了我更大的信心,无论睡眠如何,我都要更加积极的生活,做好当下每一件事情

img

虽说对睡不着的恐惧不可能一下烟消云散,但是我相信在一次又一次睡眠的反复,一波又一波恐惧感的侵袭之后,我终究会变得不那么敏感, 对待睡眠“无为而治”的心境,也会在这一次又一次的考验中逐渐习得。与其完成睡眠评估,疯狂的在睡吧求助,不如希望能以此文与各位失眠的朋友共勉,让我们在感悟与愈疗失眠的路上越走越坚定!


有用
捐助睡吧

睡吧有你更温暖

捐助睡吧
关注睡吧公众号
关注睡吧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