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初愈之漫漫心路

MIss Qin 1970-01-01

2019年十月十九号,一个兼具希望与苦难的日子,这一天,我迎来了二胎,同时也开启了失眠的漫漫征程。90个日夜,2160个小时,129600分钟,7776000秒,经历了焦虑,抑郁,失眠的我,毫不夸张地说,如折腾了半条命。

无数个漫漫长夜,我像木偶一般坐在窗台,窗外,树影婆娑,它懵懵懂懂地承载着我的凄怆,悲怨和恐慌。我的每一处敏感的神经都在苏醒,伤痛在我的血液里拼命地发酵,我真切地感受着来自灵魂深处的罪字眼罚,任由绝望在我瘦弱的躯干里无限地膨胀。

我曾无数次地叩问,我得罪了谁,我伤害了谁?为何上帝要将坚强,乐观等字眼从我生命中抽离?为何我的人生才刚有一丝起色,上帝就要把悲伤的毒瘤嵌入我的细胞?

父母的担心溢于言表,朋友的关心不绝于耳。冬日的阳光很暖,周遭的人心很暖,可悲的是,那种温暖却怎样也无法照进心房。心魔,像无形的的枷锁,锁住了我眺望未来的目光,锁住了我飞向幸福的翅膀,更锁住了我感知生命的渴望。我的信念无止境地崩塌,坚强二字失去了色彩,变得满目疮痍。

img

十一月,幸运之神依然没有降临的迹象,相反,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大女儿两次高烧入院,小女儿六次听力筛查不过关,母亲腰痛下不了床,父亲哮喘发作。然而我的心却犹如穿上了绝缘外衣,隔绝了外界的伤痛和不幸,我仍旧沉浸在自己内心阴霾的角落我行我素,拒绝承担一切的责任和义务。

我每天拼命地刷着豆瓣里的帖子,疯狂地艾特每一位康复过的吧友,我被卷进了情绪的漩涡,在失眠的黑洞里越陷越深。直到有一天,我无意站在镜子前,目视到自己眼神的空洞和形容的枯槁。透过镜子,我也仿佛窥视到自己内心的软弱和灵魂的不堪,那一刻,被蛰伏的意识犹如一道光线渗进我的血液里,激活我体内的细胞不断觉醒。

我开始顿悟,开始扪心自问,我才三十一岁,难道就预备我的人生就此偃旗息鼓吗?难道我就任由多年苦心经营的成果付之东流吗?就现在这个样子,我怎么还能站上三尺讲台?还怎么教书育人?怎么以身作则,教会我的女儿们立身处世?我开始明白,人不能只为寻求快乐和安逸而活着,人生真正的意义在于,即使在你不快乐的时候也得努力活着。

就在那一刻,我痛下决心,我不能再纵容所有悲观和消极操控我的神经,也不能再任由坏情绪无止境地决堤汹涌,我应该捡起生活的重担,我应该背负痛苦,逆流而行。于是,我开始认真阅读睡吧里的文字并付诸行动,我开始重新投入生活,并从每一个细节和每一件小事中去探索生活的真谛。

我用心感受着阳光渗透肌肤的温暖和惬意,用心品尝着一杯清茶的醇香,用心感受着每次笑靥的弧度,用心欣赏着宝宝酣睡时的恬静,凝神静听着她均匀的呼吸,我认真体验着小说情节的跌宕起伏,也试着让自己融入电视剧中去体验剧中人物的百态人生。

渐渐的,我发现,坏情绪其实就像一头负伤的野兽,如果你拼命抗拒和攻击它们,它就会冲着你嘶吼咆哮,展示出最原始的兽性,而当你试着靠近并安抚它的时候,它也会变得驯顺和柔和。我也慢慢发现,所谓的焦虑和抑郁,只不过是我们听从内心的恐惧而陷入了思维的炼狱,而走出这种绝境的不二法门就是不断催生自己内心的勇气和毅力。

img

十二月,转机开始出现,睡眠依然不好,但焦虑已经无法再主宰我的生活轨道。在此期间,小女儿因肺炎入院,这次,我不再逃避责任。哄她入睡,半夜打水,冲奶粉,排痰做雾化,一切杂事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我竭力承担着一个母亲的职责。稍有空闲时间,我也会选择阅读和写文章,以避免思绪再次被情绪侵扰。

二零二零年一月起,睡眠开始好转,焦虑也逐渐烟消云散,曾经被搁浅的理想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拨开重重云雾再次回到我的生命。关于失眠的记忆,我已不想过多地提及,我只记得我的世界里下过一场雨,如今雨过天晴,我享受着那道彩虹的绮丽。

我并不责怪自己此番思想的抛锚,因为我始终懂得,害怕火焰,烟花何以璀璨?害怕束缚,蚕蛹何以破茧?害怕黑暗,明月何以高悬?唯有被苦难浇灌过的生命,才能绽放出最绚烂的理想。

于此,我也要诚挚地感谢睡吧里每位为我提供无私帮助的吧友,组长,xiaoxiong,思无邪,雪佳大小姐等,虽然我们素昧平生,但你们的善良犹如种子般播撒在我的心房,我想对于善行最好的回报方式就是传递正能量,让善念在每个黑暗的角落生根发芽!


有用
捐助睡吧

睡吧有你更温暖

捐助睡吧
关注睡吧公众号
关注睡吧公众号

© 2010-2020 睡吧 版权所有